晴天喵喵时光机

If You(一)

虽然今天是七夕,剧组却并不放假,当然了,对于他这样的单身狗,七夕除了发微博营业并没有什么不同之处。最后一个镜头拍完已经是晚上九点多,季肖冷在临时搭建的棚子里匆匆卸了妆,随手换上了剧组发放的文化衫准备回酒店。上海最近一直台风,出了棚子风特别大,吹得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,裤子紧紧的贴在大腿上,显得他整个人越发地消瘦。累。对面好像有个小姑娘在拍照,他却是连给一个表情的力气都没有。

离上次在北京见面大概过了大半个月了。这期间大家好像心照不宣的减少了联络。季肖冷突然开始经常做同一个梦,他站在高高的悬崖边上,向坑底望去,怎么也看不到底,他踌躇不前,想跳下去看看究竟坑底有什么,心里却又充满了不安。

那天午休,又是这个梦,他有些不耐烦了,跳就跳,有什么好怕的。接着就醒了,手机突然亮了,微博提示高瀚宙在直播。他点进去就看到那人居然在直播撸铁,季肖冷在心里暗骂了一句**,不知道为什么,就想起那天高瀚宙在节目里对他说的话,鬼使神差,他发了一条弹幕,啊啊啊哥哥看看我呀,很快就淹没在了满屏表白哥哥,星星眼的粉丝们的弹幕中,突然就失去了兴致,发了一句卡成狗,闪了,就直接退出了。格格这时候刚好过来,奇怪的看着他问:“少爷,你这耳朵怎么这么红呢。”他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天热,心里想,跟一群十几二十岁的小姑娘们做一样的事情,怪没意思的。万万没想到弹幕被直接同步到了微博评论里,高瀚宙还回复了他,提出可以1v1直播补偿,他没再回复,只觉得高瀚宙一如既往营业得恰当好处。

当天晚上高瀚宙还真发起了视频通话,他看着手机响了又响,然后黯淡下去,过了一会儿又响了起来,接着恢复了平静。过了好一阵才回复到:“洗澡呢,有事吗”那边几乎秒回,“没事大爷,就是本来想补偿你今天直播被卡出去了哈哈哈”“……别提这茬,我们还可以做兄弟”。等了半天那边没再回复,正准备关机睡觉,高瀚宙的微信来了。

“说实话,你今天是不是想见我了。”
“不想做兄弟,猫儿。”

最近高瀚宙整个人都懒洋洋的。全职杀青后直飞大连新戏开拍,女主也是一位新人,长相甜美。经纪人让他主动和女主多互动,他嘴上应着,心思却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。比起最近一直台风的上海,大连天气好得不像话,蓝天白云,阳光明媚。

TBC